首页 >> 與论监督 >>大类1 >> 扬中法治生态的恶化已经影响该地区经济民生安全
详细内容

扬中法治生态的恶化已经影响该地区经济民生安全

  扬中市2019年GDP487.83亿元人民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4.01亿元。但地方债务在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如按年利率6%计算,每年需支付60亿元利息,超过全年可用财力57亿元。不知政府债务本金何时能还?这些债怎么欠的?钱到哪里去了?是否应该给扬中28.5万人民一个交代?再者,全年可用财力57亿元,必须要保证政府的正常运转和开支。即保吃饭,保运转,保必办,哪还有剩余的财力用于支付债务利息和偿还债务本金,可用说扬中财政事实上就是“空壳”财政。综观扬中近十多年的经济发展,没有变化和增长,表现在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基本在30亿元左右徘徊。究其原因,在于民营企业和经济一直受到黑恶势力的迫害,困扰和严重阻碍了扬中经济的发展。深层次的原因是黑恶势力横行。司法机关关键执法人员和少数党政领导与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形成了事实上的利益共同体,主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和保护网,造成了杀人抛尸无人问,保护伞下埋冤魂。民营企业和老百姓遭受迫害,有理有证据在扬中、镇江两级法院打不赢官司,有冤得不到申诉,这在扬中已是常态化的现象。

扬中陈玉龙套路贷案,杨怀本被买凶追杀案,昱星公司被侵吞案,孙忠高利贷案,冯根娣被杀案,高利贷逼人致死案(很多起),大航国有资产被瓜分案等等。

杨怀本投诉称:扬中有钱有势的黑恶势力严荣飞、李前进,利用金钱形成的关系网、在镇江、扬中的公检法和政府部门编织一张庞大的黑恶保护伞网络,使他们能够在扬中、镇江两地的司法机构、呼风唤雨,为所欲为,黑白颠倒,已经能做到无所不能的境地。在扬中的现状是:贪赃枉法的有权有势有背景的贪官污吏和黑恶势力横行,而扬中人民在扬中向市委书记、纪委、公安、法院等权力机构实名举报,都是石沉大海,司法的公平正义在扬中被破坏殆尽。

现在的扬中,只要有钱有势有大小背景,不管你是黑恶势力还是放高利贷,干套路贷的,甚至出了人命案,都能颠倒黑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目前在扬中发生被官黑勾结,逼得妻离子散,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自杀案例(经过几年调查,已有四五起被逼死的,有权的执法者都不予理睬),在扬中近十年中层出不穷,太多了。而执法者对扬中广大受害者的举报、报警几乎都是视而不见。甚至明目张胆为作恶者出谋划策,成为利益共同体,已经没有了底线。扬中一部分执法者,他们已丧失职业道德彻底沦为黑恶势力的帮凶、打手(有很多证据)。本人为了扬中社会、司法的公平正义,在扬中准备好了跟他们斗争到底,并接受扬中大量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和黑恶势力的打击报复,为了扬中有清爽的公平正义的政治生态,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放手一搏,揭露一些违法犯罪的行为。

一、2012年1月18日,扬中八桥冯某某()让有钱有势的黑恶高利放贷势力杀害在国土公园江堤公路上,身上伤痕累累,口、鼻皆有泥土(有死者现场彩照),而扬中公安部门连法医鉴定都没做,草草在当年8月31日八桥派出所花80万元了结,以所谓的人道主义协议了结了(有协议,有举报材料),此案不许上告上访申冤,其父申冤无门一年后郁郁而终。感觉比湖南操场埋尸案还要可怕,让人毛骨悚然(湖南失踪不查,而扬中杀人不查,为了利益),希望中央督导组能够采取异地侦查的方式,当地政法系统保护、掩盖还来不及,因为他们害怕本地大量的腐败和贪赃枉法的盖子被揭开,而人民群众希望本次督导组能面向普通人民群众,接受群众面对面的举报,这样才能实质上取得扫黑除恶、打伞破网运动的胜利。

二、2018年全国刚开始的三年扫黑除恶运动,扬中是城里乡下到处都是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彩色标语、举报电话,外表搞得轰轰烈烈,不亦乐乎,但真实的情况是,老百姓到复印社打印举报上访材料都打不了。因为公安指示他们不许给举报的人民群众打印材料。两年多了,扬中大量有钱有势的黑恶势力在保护网的庇护下安然无恙,大量受害人实名举报根本没有用(他们都用血手印实名举报有证据),在扬中真正的黑恶势力也是几乎平安无事,当然也抓了一点小虾米和打小麻将的向督导组交差,应付一下。

三、扬中纪委一些有权有势的官员,他们利用手中的公权力不是发挥依法监督职能,弘扬正气,而是千方百计地保护贪官污吏,最明显的案例:1、本人三年前举报法官黄良民文不对题、颠倒黑白“莫须有”一月内(他连基本案情都没有查明)枉法判案,收受20万好处费(有重要证人,唯一一次开庭录像证明他的丑恶嘴脸)。2、本人举报扬中开发区派出所王平、刘志祥在黑恶老板严荣飞、李前进和他们有权势的保护伞的授意下,合伙伪造虚假侦查材料,收买王旭莹做伪证给法官赢诉讼(有铁证),使我损失巨大。而扬中纪委殷学鹏和一些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所有证据确凿、铁证如山的举报蛮横霸道、肆无忌惮、狂妄野蛮地进行了全盘否决(有证据)。

四、扬中政法委扫黑办给我的回函让本人感觉到扬中扫黑办不像是扫黑办,倒像是保黑办,明明白白是猖狂的恐吓敲诈,到了市扫黑办变成了“诈骗”,明明白白是跟踪伏击撞车杀人,而到了市扫黑办变成了“盯梢”。本人感到扫黑办一些领导为了保护有钱有势的黑恶老板朋友严荣飞、李前进,已经公然不择手段,拼命在帮黑恶势力老板脱罪(有证据:政法委扫黑办所谓回函

五、2017年底本人向扬中公安局长吴明成(据了解此人在我举报后没一个月,已成为被举报者的座上宾),实名举报江苏通灵公司老板严荣飞、李前进出二百余万,为了独吞巨额利益在南通雇凶杀人(人员有山东的、徐州的,南通的证据确凿,有录音,有照片,有第一批投案者,我向刚开始侦查人员案情了解的公开录音等)清清爽爽明明白白,顶多一两个月能侦破的雇凶案快三年了,扬中公安硬是没有任何说法。而据我了解,侦查此案的刑侦中队长钱政文就是压案不查(有录音),反而竭力为严、李二人开脱罪名,其平素就习惯和地方官商、黑势力勾搭,更有扬中市公安局的刚退二线副局长是严荣飞的法律顾问。据了解钱政文在侦办镇江浩宇公司(污染企业,有股东被抓)850万特大环保奖励诈骗案中,压案不查,极力推脱,保护犯罪嫌疑人,至今也是不查。

六、根据我了解判断得知,扬中公安局部分有权有势的“保护伞”官员,为了帮助有关系有背景有钱的黑恶势力分子严荣飞、李前进大老板脱罪,将刚被抓的犯罪嫌疑人朱歆波(第一批雇凶作案的投案者)在严、李二人公安内部大量有权有势的关系网帮助下,关了两三天,就被采取取保放掉(案件不查),目的就是方便让他与其他犯罪分子(有南通籍、徐州、山东、扬中)统一口径进行串供,并给她们出谋划策,准备反咬一口,为了帮助严、李二人脱罪,她们为了金钱已完全丧失执法者的道德底线。

七、扬中法官黄良民,对我起诉江苏通灵公司股权协议诉讼,为了20万好处费,一个月内在对案情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开了一次庭(在开庭时黄良民的言辞就是一个严荣飞、李前进的辩护人,并且在庭审时很猖狂,见庭审录像),在没有任何法理证据,就文不对题,颠倒黑白,莫须有判我败诉。为此我历经了上诉,发回重审,再上诉。两年时间里,一二审法官(扬中法官丁剑锋,人民陪审员何继荣和朱彬,书记员朱莹,二审法官戴晓东,合议庭成员朱宝华和沈荷,书记员韦伟)。在没有任何理由,证据的情况,仅凭被告胡说八道的言论判我败诉,而对双方协议,我强有力的证据,理由,事实一概不予理睬,视而不见(感觉他们就是一群弱智者,好坏对错都分不清的)。

我经过多方研查,他们上下已被严荣飞、李前进无所不能的关系网保护网所腐蚀,才会和一审黄良民一样,明目张胆,颠倒黑白,莫须有判我败诉。

我对扬中、镇江两级法院这些贪赃枉法的官员进行了多次实名举报,(包括多次在国家媒体公开曝光),但法院系统都是石沉大海。

结合扬中的种种现状,就是公检法司系统抱团对抗中央政策,压案不查,避重就轻,保护黑恶势力的表面现象,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自我保护,致人民群众的正义呼声于不顾,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为弱势群体的冤屈得到伸张,回归良性的司法环境和政治生态。本人对以上所述内容的真实性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小编接到扬中市民杨怀本的投诉材料及相关证据,认为有必要将投诉内容公开发表,希望能够引起相关领导及社会人士的关注。促进地方司法生态坏境的净化,还人民群众一个安定的生产、生活环境。(编辑:王生志)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总
职位:总经理
手机:1352243207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