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

涿州在呼救,灾情究竟有多严重


“几十年来,我们涿州没发生过那么大的水。”8月1日,河北保定涿州市民张琴琴望着已成汪洋的窗外叹气。

7月27日起,华北平原上持续强暴雨,让涿州辖内3个街道、6个镇、5个乡受灾严重。一份在8月1日的网络流行的“涿州区域救援登记”在线文档显示,截至1日18时,等待救援或家人失联的相关涿州人求助信息已有900余条:

“大住驾村淑琴超市旁黄色平房,一名老人被困,停水停电,联系不上。还有一只拉布拉多。”

“8月1日东仙坡镇青岗村鲟鱼基地,水深3米,15人泡水一天一宿了。请求紧急救援……”

8月1日,河北省气候中心披露,此次降雨无论是累计雨量还是极值雨量,都已经超越了该省历史上1996年和2016年的极端暴雨。61个国家站日最大降水量突破7月历史极值。其中,河北邢台刷新了最大累计降雨量纪录,共计1000毫米。这相当于邢台正常年份两年的总降水量。

特强暴雨,加上复杂的水文系统,让涿州这座与北京南部毗邻的县级市措手不及。

等待救援的涿州很焦急。

一个问题浮现:为什么河北涿州,成为一大重灾区?

大水进涿州

8月1日,据河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称,自7月27日起,河北境内漳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三河等水系来水量共计4亿多立方米,主要河道出现142站次涨水过程。“特别是拒马河、永定河、北运河承接大量外地来水。”

而拒马河、永定河,都经过了保定涿州市。

京津冀及周边降水量实况图(7月29日08时-8月1日08时)

涿州人李嘉住在拒马河附近约100米的小区。她看见,拒马河从7月31日开始涨水。当天上午只是涨得比平时的河面高一些。到了下午4时,小区门口被河水淹没。

8月1日上午,漫延的大水涨到了居民楼二楼。

除了少数人成功撤离外,李嘉告诉南风窗,小区里近500人没能成功逃离。8月1日早,业主群流传的视频显示,小区三号楼东边有大面积塌陷,部分业主已自发转移到其他楼栋。

在北京的涿州人杨兰也在为家乡焦急。

从7月31日开始,位于涿州双塔路永济秀园小区的家停了水电,断了网络。8月1日早上7点,她与母亲和妹妹通完一通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两位亲人。

不仅仅是她与家人失联。小区里18、19、25号楼,也都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群里没有(任何)消息,楼长联系不上。”杨兰说,这个小区居住的大部分人是老年人和孩子,成年人都在外地上班。

她与无数异乡儿女一样,只能反复打救援电话。

“打不通。”

8月1日上午,金阳瑞景小区的积水已经淹到汽车车顶 / 图源:新京报

位于涿州城区东边、一个官方集中安置点负责人向南风窗介绍,这个安置点从7月31日晚10时启用,刚开始只接收了周边的十几位居民。“一些街道做了动员,但大家可能没想到那么严重。所以说意愿并不强烈,都是散着来的。”

凌晨3点之后,这个安置点又集中转移来两车人。

截至8月1日14时,这一官方安置点安置周边村民约1500人,驻扎休息救援官兵约500人。该负责人介绍,目前,基本物资供给仍能保证。

多地受困的情况下,民间也在相互自救。

在城东范阳中路开饭馆的刘敏,8月1日将四楼的饭店开辟成了临时安置点。

她在14时告诉南风窗,这一天,她收到了两通电话。一通来自附近的学校,对方表示如果下午泄洪后水位升高,计划将七八十名学生转移到这里。

另一通则来自向一村的被困人员李强。

异乡人李强正在涿州市修建拒马河上的腾飞大桥。这是一个造价3个多亿的超级工程。为了施工方便,施工人员平时都住在涿州东北部的向一村,靠近北拒马河流段。

7月31日白天时,他们错判了水势。“没有预估到雨会这么大,破坏力这么强。”

涿州市东城坊镇8月1日13时许的宁村 / 图源:澎湃新闻

多位涿州市民都有类似的感受,这是涿州当地几十年来没见过的雨势,雨下得又大又急,持续时间又长。在气象学里,一般来说,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50毫米就是暴雨。而数据显示,保定在7月29日8时至7月31日14时,全市平均降水量299.7毫米,达到特大暴雨的水平。

到了7月31日晚上,李强有了和李嘉相似的感受——水位上涨至室内一楼,比地面高出了1米多。

李强一行11人只能上到二楼,无处可去。

等待救援时,他电话联系了刘敏。

8月1日晚上7点,坐着民间救援队开的冲锋舟,李强11人成功转移到了刘敏的店。刘敏为成功逃生的人们准备了免费的粥水、配菜和馒头。

“能顺利出来,我们很庆幸,又多点了几个菜。”李强说。

压力巨大的防洪

“这次,太行山前城市洪涝灾害的主要原因是降雨量大。”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所长助理刘家宏告诉南风窗。

他表示,这次的强降水甚至超过60年前海河流域“63·8”洪水。1963年,海河流域7天降雨总水量约600亿立方米。而这次,据中国水利部消息,70小时的降水量已经达到400亿立方米,“其平均雨强已经超过‘63·8’暴雨”。

淹了城市不仅因为特大暴雨,同时,涿州还是一个水系发达的城市。

7月31日,在涿州市华阳路与甲秀路十字路口,交警正在雨中指挥交通 / 图源:涿州发布 熊华明 摄

与北京房山区一境之隔的涿州市,河流密布。拒马河、永定河、小清河、白沟河、琉璃河、胡良河六条河流交汇于此。

据水利部门披露,7月31日11时,大清河水系拒马河张坊水文站流量涨至1610立方米每秒,依据水利部《全国主要江河洪水编号规定》,编号为“大清河2023年第1号洪水”。

7月31日13时,据涿州发布称,北拒马河紫荆关水文站流量1072立方米每秒,都衙水文站流量1820立方米每秒,张坊水文站流量2600立方米每秒……“鉴于此,涿州市所有河流启动红色预警,并宣布所有河流防洪进入紧急状态。”

7月31日13时,涿州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涿州市所有河流启动红色预警,请市民远离河道!》

保定市水利局四级调研员张秀军曾在2021年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保定市水系发达,又地处北京、天津、石家庄三角地带,素有首都南大门之称。同时,东部又有新设立的雄安新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因此,在防洪问题上,保定也很特殊。张秀军介绍,海河流域7大水系各自分流,唯有保定市境内,属于大清河系的白沟河,要承接永定河的超标准洪水。

而白沟河,经过的正好也是涿州。

在同一场发布会上, 保定市水利防汛抗旱服务中心督察专员张晓兰表示:“我市上游有93座水库,下游有三个蓄滞洪区。我们将根据洪水预报情况,采取上游水库拦洪削峰,实现错峰……下游蓄滞洪区将根据河道水情适时分洪滞洪,以牺牲局部利益来保证大局安全,从而实现洪水的科学调度,确保全市和雄安新区防洪安澜。”

从8月1日开始,京津冀雨势减弱。但同时,8月1日13时起,中国水利部将洪水防御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


强暴雨期间,水利部陆续启用了大陆泽、宁晋泊、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东淀蓄滞洪区和献县泛区6个蓄滞洪区。南风窗查询发现,其中,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部分蓄滞洪区,都在涿州境内。

刘家宏说,工程手段对设防标准内的洪涝灾害是有效的。但对超标准的特大暴雨灾害,使用工程手段对防御减灾的效益就要打折扣了。“这就好比一辆超载的汽车,安全性会大打折扣。”

他分析,这次的暴雨量级远远超过了城市内涝防御的标准。比如,涿州的内涝防御标准是20年一遇,对应24小时的降水量是154.0mm。而这次涿州24小时降水量超过200mm。降水量远远超过工程防御的标准雨量。

因此,“针对超标降雨,需要通过预警避险等非工程措施,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一位博主发布视频称涿州水尚任佳小区地库塌方 / 视频截图

刘家宏认为,此次京津冀强暴雨的一大启示,便是需要加强风险研判,明确城市的“不积水、不内涝、不失防”等不同层级的风险阈值,制定应急预案。

“一旦超过‘不失防’阈值,首要的措施就是紧急撤离,避免人员伤亡。”

刘家宏说,“而这次暴雨,多个城市区域超过了‘不失防’阈值。”

当下的好消息是,更多人正被转移和安置。

据“涿州发布”8月1日消息,小清河分洪区共转移7个乡镇、67个村,目前已完成转移8.31万人,剩余0.28万群众正在陆续转移。兰沟洼蓄滞洪区共转移3个乡镇、57个村,已经全部人完成有序转移。

只是,河北省气象台8月1日17时继续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24小时,河北保定北部、雄安新区、廊坊北部等地有中到大雨。个别地点有暴雨。

困在水中的涿州人民,还在接着等待晴天。

(文中张琴琴、李嘉、杨兰、刘敏为化名)

文中配图部分来源于视觉中国,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朱秋雨 实习生 郭雪梅 张姝妍

编辑:王生志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总
职位:总经理
手机:1352243207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seo seo